关注微信

中国保温防水展

渗漏之"痈" ——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再辨析

2017-02-24

  一座建筑有可能存在很多问题,房屋渗漏无疑是其中的一个毒疮。在中国,建筑渗漏是一个长期未能得到彻底解决的疑难杂症。导致建筑渗漏的原因亦有很多,防水材料自身缺陷和不当施工就是其中的主要诱因,这其中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的使用便被业内人士称为“建筑渗漏之痈”。

  痈,即“多而广的毒疮”之意。数据表明,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的泛滥应用,无论是材料本身抑或施工不当,都成为建筑渗漏的最大病原体。这种落后材料就像“痈”一样,遍布全国大江南北,不计其数。

  多年来,关于房屋渗漏的报道并不少。中国质量报、中国消费者报、经济观察报等社会媒体都曾大篇幅对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的不当使用导致的房屋渗漏进行调查采访并如实报道。但是,这种材料在行业内却始终争论不休。

  作为行业媒体,本报记者在经过多方采访和研究,在对此材料的性能、生产、施工、应用等方面进行充分了解之后,以“渗漏之‘痈’”为题刊发此组报道,并希望通过这组报道,再一次对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之于行业的发展进行一次全面梳理和分析。

  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名词,但对从事防水行业的人来说却是“如雷贯耳”。一方面,它在防水市场中占据极高份额;另一方面,居高不下的建筑渗漏又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当今世界,人类飞天遁地、无所不能。航空航天技术的升级能够让我们实现太空行走,建立国际空间站;深潜技术的发展,让蛟龙号能够更深层次的探索水下未知的世界。但在一个看似很小、却关乎民生的问题,我们至今依旧束手无策,那就是建筑渗漏。

  居民建筑、高铁、地下管网、河堤大坝、国防工事,建设海绵城市、绿色城市都离不开有效的建筑防水。业内人士口中的“小行业”却掌握着牵动国民经济发展的力量,在对建筑高层次的需求上,建筑防水只是最基础要求之一,但这个“基础”多年来却一直被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这一不称职材料把持着。

  聚乙烯丙纶是农用膜的变身,最早在农业水利上作为防渗材料使用,几十年前,这种材料被包装后跨界进入防水领域,如今成为防水领域市场占有率达30%的业内“奇葩”,也成为了建筑渗漏的主要诱因之一。

  在国家绿色发展的理念下,各行业掀起了一场场淘汰落后与产业升级的改革大潮,整个建材行业的转型升级势在必行,作为其中的一份子——防水行业究竟要怎么做,其实已经不起再翻来覆去的论证和漫长不止的等待,全行业的转型倒逼着防水领域必须与时俱进,不进则退、后退必亡。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淘汰落后是每个传统行业的第一大任务。聚焦于防水行业中,淘汰以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为代表的品质品种低劣、污染性大的防水材料,或将成为行业转型点燃的第一把火。

  防水行业最奇葩的“中国原创”

  在采访调研中,“防水是小行业”是每个业内人士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说小,表面上是因为其在建筑投入中占比小。据统计,中国建筑防水在整个工程的投入占比仅为2%。而更深刻的原因则在于,这个行业发展多年来相对缓慢,缺乏异军突起的勇气和作为,在整个建材行业中乃至大建筑体系中,行业自身的弱小而导致的“无视”,也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从数据来看,中国防水行业虽然是个小行业,可它引起的问题却绝不能用“小”来形容,因为在2%的投入里还有74%的假冒伪劣产品和聚乙烯丙纶这类“不称职”的产品,这些产品是导致95.33%渗漏率的主因之一。数据背后是一个个期待被“拧干”的建筑,而一旦建筑里的“癌细胞”扩散,再恢弘的建筑也不过是一堆人见人弃的垃圾和渣土,更加心惊胆战的是无数生活工作于“癌症建筑”里的人们,又怎会知道,一个看不见摸不到的小小材料,竟可能时刻威胁着他们的财产和生命安全。

  说到这儿,聚乙烯丙纶引发的问题远没结束,聚乙烯丙纶进入防水领域本身就是个错误。据业内人士介绍,其实聚乙烯丙纶的主业是农用防潮材料,在农业防潮领域,聚乙烯丙纶做的可谓风生水起,可跨行之后就成了大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聚乙烯丙纶用作防水材料,在全球绝无仅有。

  英国AMI市场咨询公司和美国国家屋面工程协会是欧美权威的市场研究机构,在其历年出具的防水材料市场报告数据中,涉及了中国市场所有主要防水材料和大部分其他防水材料,唯独没有聚乙烯丙纶用作防水材料的数据。

  在所能搜索到的有关防水专业的相关文献中,无法找到有关聚乙烯丙纶用作防水材料的论述。全球各地诸多防水展上,以及全球知名防水企业的产品目录中,也无法找到聚乙烯丙纶防水材料的踪迹。

  据专家介绍,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确实属于“中国原创”,很多企业主还因此沾沾自喜,认为“聪明的"防水行业人士,创造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产品,不但要在国内大力推广,恨不能将其卖到国外去。殊不知,国际上对该产品紧关大门、只字不提,唯恐避之不及。

  这种“原创”技术简单,就是将聚乙烯膜和丙纶纤维黏到一起;这种“原创”成本很低,大批逐利才会使得几千个大大小小的商家趋之若鹜;这种“原创”作假容易,原材料质量根本无法保证,大多小作坊,购买的都是回收料,甚至不少聚乙烯膜是从农贸市场回收的废旧薄膜;这种“原创”生产便利,夫妻俩白天干农活,晚上回来打开设备干几个小时,几千平米的防水材料就生产出来了……

  如此“原创”不仅让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在我国疯狂成长起来,甚至还“培养”出两三家具有一定规模的大企业集团,这在全世界同行业中,堪称“奇葩”。

  优秀产能遭遇“拦路虎”

  尽管防水行业很小,但30%的市场占有率在整个行业里却“大得吓死人”,这是不是因为防水行业可选用的材料不多呢?事实并非如此。

  据建筑防水协会发布的《建筑防水行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中,针对“十二五”期间建筑防水材料产量目标及完成情况列举了目前十大主流防水材料,其中就有六种材料年增长率超过10个百分点,高分子材料例如TPO等,都是国际认可的防水材料。

  优质材料有着如此快速的增长,为何不能在行业全面铺开呢?究其根源就在于聚乙烯丙纶这只“拦路虎”。专家介绍,聚乙烯丙纶之所以拥有巨大的市场份额不仅仅因为造价低,国内防水市场也存在让其存活的温床。

  前文提到,中国建筑防水在整个工程的投入占比仅为2%,而在国际的防水工程中,总包招标时均以总造价10%左右预计防水工程造价。

  以日本为例,总包方在施工图设计阶段对防水工程招标时,从技术上由总包方提出要求,投标人根据各自技术特点提供方案,造价上总包方以投标时的10%总造价作为控制依据。由于业主的监督和总包方对工程质量的责任心,通常防水造价能够控制在10%左右,不会有大幅度的下降。防水施工企业与总承包商签订承包协议后,严格按照合同施工及根据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不存在催讨工程款问题,很大程度上保障了防水工程的总体水平和质量。

  2%的占比给中国防水市场带来了巨大隐患,近年来得益于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大拆大建导致建筑材料、防水材料的供不应求,加之聚乙烯丙纶这类防水材料有自己的标准,那么在利益的驱使下,房地产开发商情愿去选择价格低的,不愿去选择品质更优的或者质量更好的防水材料,如此以来,落后材料随同利益一起被掩盖在钢筋水泥下,而优质材料则被踢到一边。

  淘汰落后供给侧改革必行之举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对外开放”成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其历史意义深远。现在谁也无法否认,过去、今天和未来,这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如今,面临产能过剩、楼市库存大、债务高筑这三个方面问题,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推行“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推动中国经济新常态持续释放活力。

  经济放缓了,由增量市场变成存量市场,大家开始探讨哪些产品应该留下,哪些应该淘汰,这是符合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利国利民的好事。在这其中,作为落后产能、落后产品,淘汰聚乙烯丙纶正当其时。

  首先,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属于落后产品,在去产能的范围之内,应彻底清出防水领域,回归本位。前文指出,聚乙烯丙纶是农用防潮防渗材料,但不具备防水的性能,用在建筑防水领域更是“用错了地方”。

  防水材料的主要作用就是“包裹”建筑,让建筑免受雨水冲击和侵蚀。如果要让防水工程合格,起码要保证防水材料本身的坚韧性,以及防水材料和建筑体结合牢固,而聚乙烯丙纶在两者表现都不佳。据专家介绍,聚乙烯膜耐老化性能差,在暴露环境下,容易脆化,差的甚至粉化,难以起到防水作用,造成建筑物的“短命”现象频发,二次维修成本巨大,不但耗费人力物力,且造成建筑垃圾堆放问题。

  其次,落后材料阻碍先进材料的普及。再淘汰落后的同时要补短板。建筑防水领域,技术成熟、质量优良的防水材料比比皆是,然而长期以来大部分市场被聚乙烯丙纶占领,造成优秀材料推广难的局面,形成了建筑防水行业的短板。

  第三,在推广绿色建材成为举国行动的今天,防水行业也面临绿色转型与产业结构调整,大力推进绿色防水材料,提高产品附加值。面对日渐饱和的市场,要大力推广绿色防水材料,就必须以淘汰落后的聚乙烯丙纶为前提。

  从宏观层面来看,虽然国家政策,行业趋势都让聚乙烯丙纶列入了落后产能的序列,但要彻底的淘汰还要经历漫长的过程。

  每一次淘汰落后都是从阻力开始的

  多年来,防水行业内部对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这种产品的存在始终充满争议,尽管大部分行业人士对这种材料的落后性已经达成共识,也多次呼吁行业应尽快淘汰此材料,甚至防水行业内数十家品牌企业已多次向有关部门发出联名建议,建议修订《地下工程防水技术规范》,严格限制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的使用范围,明确规定不得将聚乙烯丙纶作为防水层材料用于有防水等级要求的新建工程。但是,正如一位行业人士所言,越是该淘汰的时候,阻力就越大。也正因为有诸多难言的阻力和巨大困难,也导致很多曾经力主淘汰这种落后产品的人士如今不愿再多言。

  事实上,十多年来,此材料在淘汰之路上并非毫无进展,从2004年至今,相关政府部门已陆续出台了限制聚乙烯丙纶复合防水卷材使用的规定,北京、内蒙古、四川等少数省市自治区在建筑工程规划中,也强调了禁止使用此材料种类的部分产品,原因是该产品耐老化性能差,防水功能差。但是类似的“限制令”几乎无法从根上淘汰这类产品。

  面对淘汰的呼声越来越大,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的市场应用却仍然方兴未艾。很多人打着创新的旗号,在名字上花样翻新。

  专家表示,只要该产品有标准,就不能硬性淘汰,而国家相关部门取缔该标准,则要有充分的调研数据和报告,足以佐证这类产品从各方面而言都到了应该淘汰的时候了。而目前,作为一个小行业,防水行业没有这样的力量去做这些事情。

  在网络上,以“聚乙烯丙纶复合防水卷材”为关键词的条目有170多万条,再加上“供应商”这个关键词,搜索条数则要翻番,很多供应商推销这种产品的广告语都是“采用新技术新工艺复合加工制造的一种新型防水材料”。

  如此看来,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淘汰之难、标准废止之艰,关键在于一个庞大的根深蒂固的利益网横亘这个不大的产业,成为这个产业目前最大的梗阻。

  不过,淘汰之难原本就在意料之中。纵观中国建筑材料行业,任何一种材料、设备、技术的退市,都要经历难以想象的挫折与困难,试想,建材行业的老大哥——水泥行业当年淘汰立窑的艰难与阻力,几乎难以想象,若不是有那么一群意志坚定的有识之士,顶着压力和困难,不惜耗费十数年时间坚定完成立窑的淘汰之路,今天的水泥行业有可能依旧是“三高”加身、污染严重的落后行业。

  说起淘汰落后,今天的水泥、玻璃、陶瓷等传统建材行业依旧在这条路上步履艰难的行进着,可以说,对于建材行业而言,到了转型升级的必然关口,任何身处其中的领域,哪怕再小的领域,都必须集体跨入淘汰楼后产能、落后产品、落后技术的行列中,不能将旧的东西打破、废除,新的产能、产品和技术就无法得到发展,建材行业的转型升级也将成为扯谈。

  这不禁让记者想起如今正在取消32.5标号水泥的坎坷之路。从2008年实施的GB175-2007《通用硅酸盐水泥》标准,取消了P.O32.5水泥,到《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国发〔2013〕41号)文件中提出的“尽快取消32.5复合水泥产品标准”,再到2014年发布GB175-2007《通用硅酸盐水泥》国家标准修改单的公告,修改单主要内容是取消32.5复合硅酸盐水泥,2015年12月1日起正式实施。如今一年过去了,仍然有声音为32.5复合硅酸盐水泥的取消鸣不平,部分地区仍然有32.5复合硅酸盐水泥在生产售卖,即便如此彻底取消32.5复合硅酸盐水泥只是时间问题。

  取消32.5复合硅酸盐水泥能过顺利实施,关键在于各方有机配合,严密把守关口。防水行业淘汰落后也是如此,政府这只有形之手制定淘汰规则,让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充分发挥优胜劣汰的特性,在这其中政府与行业协会起到监管作用,企业专注技术与产品的升级,如此形成行业内部的绿色循环。

  无论从落实国家“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的角度,抑或推动行业转型升级的作用,淘汰聚乙烯丙纶都是必然之举,而未来,不仅聚乙烯丙纶将会退出防水市场,回归“农用防潮防渗材料”的本位,随着技术升级与产品的创新,还会有大量落后产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成为被淘汰的对象和目标。

  2017年,淘汰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将拉开序幕,在这条淘汰之路上,防水行业将会如何走?走多远?能否排除万难坚持下去,都将决定着这个行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之举。

来源:中国建材报

新 闻

距离TIM2017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