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中国保温防水展

岩棉行业里的“逆动”

2015-05-22

本期将刊发“西部地区非法小作坊企业调研纪实”特别报道,本次报道源于不久前中国绝热节能材料协会针对西部地区污染环境的非法小作坊企业考察调研的真实情况和记者的真实所见。

       我们试图通过本次专题报道,探究以下问题:岩棉行业的“逆动”到底是什么?造成西部地区非法小作坊企业泛滥的根源是什么?对于如此严重的行业乱象,当地的企业、行业专家、老百姓是如何看的?对于岩棉行业的“逆动”现象,全行业应该如何应对……

       当然,我们希望探究的问题还不止这些,西部地区非法小作坊企业泛滥、矿渣棉冒充岩棉的“黑心棉”事件究竟是一城一地的现状,还是全国岩棉行业的一个缩影。

       一年前,河北打响了淘汰落后产能攻坚战,数声倒窑倒炉的巨响让70余家矿渣棉保温落后产能企业被集中拆除,这次壮举引来行业内外一片叫好声。就在众人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一个新的问题随之而生,这些被拆除的企业去哪了,真的退出行业市场了吗?

      年初,政府下定决心铁腕治污、猛药去疴,从而让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环保法”正式施行。为了规范行业内影响环境、生产不达标的非法小作坊企业,中国绝热节能材料协会针对西安、重庆、成都等西部地区开展调研活动。本报记者有幸作为调研组成员之一,跟随中国绝热节能材料协会针对西部地区污染环境的非法小作坊企业展开调研,也正是这次西部之行,不仅让我们找到了落后产能的“新据点”,也看到了岩棉行业里存在的“逆动”。

       通过本次调研记者了解到, 在西安、重庆及周边地区至少存在着50多条非法矿渣棉生产线,年产规模由几百吨至几千吨不等,挤占了当地岩棉市场70%左右份额。据业内人士反映,在云南、四川、贵州等地区也存在着数十条非法矿渣棉生产线,给岩棉行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保护区”里的非法企业

        白天停火夜间生产


       在西安调研期间,记者在走访部分非法小作坊企业时了解到,以西安市为中心,方圆30公里内,盘踞着40多家非法小作坊企业,这些企业白天怕引起注意不敢开工,只在夜里开工生产。

       驱车走在西安市郊区的土路上,一路坑坑洼洼,不时能看到废弃的矿渣棉条,玻璃棉扔在农田旁。不久前,有人举报这里隐藏着一家非法生产矿渣棉的小作坊。

       车刚拐上草滩路,远远就看见路边竖立着一块黄色的牌子,上面标注着“您已进入饮用水源II级保护区,请您遵守《饮用水源污染防治管理条例》”,沿着牌子下方一条坑洼不平的小路,走200米左右,一个由红砖围起来的厂区出现在记者眼前。

       一进厂区,迎面就扑来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厂区里稀稀落落的几个工人,边忙活手里的活儿,边用警惕的眼神注视着调研组的成员们,调研组的专家以矿渣棉买家的身份,和这家小作坊的老板攀谈,记者随即开始对厂区仔细观察起来。

       这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厂区,一道围墙将其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居住一部分生产。由于没有任何除尘设备和保护措施,生产车间到处飞舞着肉眼可见的矿渣棉纤维,两个工人带着简易的口罩在机器旁忙碌着。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车间的角落里,电源总闸上包裹着厚厚的矿渣棉纤维,电线横七竖八的甩在车间里,部分电线已经漏出铜丝,不时闪着火花。

       “冲天炉在哪啊?”记者问了一句。

       “在那呢。”正和调研组专家“谈价钱”的老板指着煤渣堆不远处一个三四米高的铁架子答道。

       铁架子上一个工人正往一个破烂不堪的炉子里填煤,由于味道太呛,他不时放下铁锹,剧烈的咳嗽几声。记者身旁的另一位专家小声说道:“这是严重违规的,根本不符合岩棉生产准入条件,正规的厂家冲天炉的高度不能低于25米。”

       当记者向负责人索要生产许可证和产品检验报告时,这位负责人表示,这些手续都齐全,正式签合同才会出示,这是行规。

        当地居民告诉记者,这里时常会白天不见几个人影,夜里就热闹起来,时常会有一些卡车来来回回,多是从市里开来的。

       生产许可造假 超范围经营

       违法手段花样百出


        安乐镇位于西安市三原县内,据西安市仅30余公里,也是西安市矿渣棉小作坊企业较为集中的地区之一。

        沿着田边的小路一直向西,大约200米处有铁栏杆围起来的一大片农田,大门口挂着两块牌子,上面写着“国家级农作物品新品种试验站”、“陕西省农业科技试验示范基地”。而这座试验基地的隔壁就是一家生产矿渣棉的小作坊企业。

        比起草滩路的那家小作坊,这家企业的规模相对较大,厂房设置也相对正规。调研组同样以买家的身份走进厂区。该企业负责人得知来了买家,警惕的眼神立刻缓和下来,拉着调研组的成员们看产品。

        在大约2000平方米的仓库里,堆满了的各种规格的矿渣棉板,仓库的角落里坐落着油污和矿渣棉渣包裹的生产线,一走进便有一股刺鼻的臭味传来。仓库旁边就是该企业的冲天炉,蓝色的彩钢板将炉子包裹起来,不时有几股黑烟排出,远处的夕阳也被这股黑烟笼罩,模糊不清。

        “看看这岩棉,像砖一样结实,这是100的(100kg/m3),如果要量大的话,价钱可谈。” 操一口河北口音的老板还在和调研组的专家谈着“生意”,最后以2400元/吨达成口头协议,这位老板还强调“这是‘纯素棉’的价格,要加憎水剂什么的,还得加钱。”

        当记者提出要看一下生产许可证和产品检测报告时,该企业老板拿出一份工商营业执照,并表示这是正规的许可证,现在西安的岩棉厂都这样。记者注意到,该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里并未出现 “生产”二字。

        就在调研组要离开时,这家企业的老板笑着对记者说,如果你们要100的货,我只能给你发80的(80kg/m3)。记者疑惑道:“另外20呢。”老板笑着向记者眨眨眼:“中间谁不得吃点啊,这是行规。”

       私刻公章成风

       企业被迫兼职打假


       由于矿渣棉小作坊企业的参与,西安地区的岩棉市场异常混乱,正规的岩棉企业深受其害。

       在调研期间,记者也走访了几家正规岩棉企业,其中一家岩棉企业的负责人向记者倒出了一肚子的苦水。西安地区非法矿渣棉企业的产量虽然都不大,年产只有千吨,个别的小作坊年产甚至只有几百吨,但却占据了西安70%的市场份额。

       “一是小作坊的数量太多了,加起来的总量很大。二是这些小作坊生产成本很低,原料基本都是矿渣等废弃物,所以价格非常便宜。一些小作坊企业生产的矿渣棉售价比岩棉低了近六成。”这位负责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为何会有这么大得差价呢?

        据介绍,岩棉的生产原料主要是玄武岩,而西安地区没有玄武岩资源,大部分岩棉企业的生产原料都是从河南运过来的,加之生产线的投资,脱硫设备与水循环系统的这类环保措施的投入,导致正规岩棉企业生产成本很高。用一家企业负责人的话,“一些非法矿渣棉小作坊生产线成本初步估计在几万至二十万,与正规厂家几千万一条生产线的投入相去甚远。正是这些非法企业挑起的恶性竞争将正规的岩棉产品排挤到了市场边缘。”

        谈到岩棉和矿渣棉的区别,这位企业负责人表示,其实矿渣棉也具有岩棉的特性,在一部分建筑中是可以使用的,比如玻璃幕墙。“目前国内矿渣棉质量参差不齐,大部分小作坊企业钻政策的空子,在生产工程中完全以矿渣为原料,不仅没有任何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甚至连最基本的生产许可都没有,更别提环保措施了,生产出的产品根本不符合标准。”不仅如此,这位企业负责人给记者举了个例子,西安市前不久刚开工的一个项目只用了两车正规厂家生产的岩棉,其余的都是矿渣棉。“这些非法的小作坊企业为了扩大销量,私刻正规企业的公章,盗印产品检验报告,目前在西安买岩棉,第一车可能是正规厂家的,后十车都是小作坊生产的矿渣棉。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该企业的公章和检验报告被私刻盗印了多次,导致该企业的销售量和品牌影响力直线下降,甚至还惹上了官司。针对这种情况,该企业不得不将打假纳入考核销售人员业绩的标准中。“即便是这个月销售人员一吨岩棉也没卖出去,但是只要发现非法小作坊企业造假制假并记录下来,工资奖金照发。”该位负责人苦笑着说。

       听罢,记者很佩服这位负责人的决心和勇气。只是令人担忧的是,在这样的市场行情和乱象中,他还能撑多久。

        矿渣棉销售靠“圈子”

        不是老乡介绍不接单


        就在西安岩棉企业怒陈行业乱象时,700多公里外的山城重庆也卷进了岩棉行业“逆动”的漩涡里。在重庆调研期间,记者发现了一个怪现象,除了矿渣棉小作坊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与西安如出一辙外,出自小作坊的矿渣棉比正规厂家的价格还要高,而且销量更大。便宜的“好货”卖不过贵的“水货”,这种怪象的原因何在呢?记者在调研中揭开了谜底。

        车子歪歪斜斜的在中梁山里爬了一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在一个敞开的大门前停了下来。门内堆放的矿渣和煤渣已经表明了这家隐藏在山坳里的企业的身份——非法矿渣棉小作坊企业。

        厂区三面环山,非常隐蔽,大门后一个煤渣铺成的斜坡直通仓库,这是唯一条进出厂区的路。斜坡左边,铁架上的冲天炉还在散发着热气,由于厂区地势很低,红褐色废水无法排出,只能囤积在铁架下边的水沟里,不时散发着臭气。

        “你们是环保局的吧?”从仓库旁边的小屋里出来的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中年人,看到聚在厂区门口的调研组成员们,紧张的问道,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与他年龄相仿、怀里抱着小孩的女人,也是一脸紧张的神情。

         “我们是来买岩棉的。”记者随即抛出了“假身份”并和他攀谈起来。这位负责人给记者介绍了他们生产的产品,并告诉记者他们的产品不愁销路,大多集中在熟人之间,生人的买卖一般不做。在走访中,记者发现,熟人介绍似乎是重庆地区的矿渣棉的行规。

        专家建言

       规范行业乱象需企业深度参与


       在调研期间,岩棉行业的专家对西安与重庆地区非法小作坊企业泛滥,搅乱行业市场的现象也是深恶痛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道出了岩棉行业乱象的根源。长久以来,保温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对产能规模,环保设备没有要求。另外,尽管主管部门为加强外保温工程质量管理出台了严格的规范性文件,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在持久监管上还存在很多现实的问题。“以西安为例,陕西省行业主管部门准备将生产能耗,环保措施,运输能耗和产品使用情况等纳入绿色建材评价体系中,同时鼓励资源循环利用和科技创新。”

        这位专家表示,任何行业发展进程中的每一个时期,都需要其中最优秀分子站出来,抵制行业的乱象。就岩棉行业而言,大部分监管部门希望进行整治,但苦于是外行,对岩棉产业知之甚少,这样无形中加大了执法难度,因此,要肃清行业里的假货次货,就要岩棉企业行动起来,针对自家的产品的特性,研发出能够快速认定的方法,确保监管部门快速有效的执法。

        同时,岩棉行业应该积极制定岩棉行业自律公约,联合技术监督局和建设部门定期开展行业内的自律检查,公开公布抽检结果,同时加强岩棉行业发展信息的收集、统计和工程应用情况的动态跟踪,建立外墙保温岩棉工程质量公示制度,进一步强化生产单位的质量意识。

来源:中国建材报


   【上海保温展TIM Expo Shanghai,为绿色建筑、住宅产业化、建筑工业化,装配式住宅、被动房建设及建筑节能改造选材提供最佳平台,推广绿色建材,助力建筑行业可持续发展。】

新 闻

距离TIM2017
还有